一个辞典的诞生--《编舟记》

编篡辞典该是多么乏味的事啊,一本中型辞典动不动就几十万个词,编个十多年都是有可能的。把十年的时间都放在编辞典上,乍听起来很枯燥的感觉,而且就算编完了,有几个人买呢?本身编辞典是一个乏味的事,按说把这种事拍成电影就更加乏味了。但是《编舟记》拍的很好看,平静的叙述了编辞典的十多年的人生旅程。

首先我并不认为编辞典是一件无聊的事,我爱辞典。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对辞典有了特殊的爱好,辞典的每一个词条编撰,需要编者对词的精准把握,然后要想跟别的辞典与众不同的话,还得有点对词的独特理解。你看,这是不是有点像在创造语言的海洋,就等于在创造生活的海洋。因为生活就是由这些语言构成的,不过,平时里人经常说的词,其实也不知道啥意思。比如随便问一个人,生活是什么?人是什么?生命是什么?都回答不出来。我判断辞典好坏的方法就是看诸如“生命”,“生活”这种词条的解释。从中可以看出编者对于生命和生活的理解。所以辞典面对的就是人生的海洋,编辞典就是渡过这大海。这即是《编舟记》这个片名的来源。

看《编舟记》的过程中,对我来说,预料剧情的发展简直是轻而易举。因为它根本就没有多少剧情,所谓的波折,无非就是恋爱,中途想放弃等等。还有队友不靠谱这种事,完全在意料之中。日本电影中总有浓厚的“生活气息”,或者是有人说的,“治愈”“温暖”。以我的脾气,我就不爱说“温馨”这个词,但是日本的电影确实老是让我感觉“温馨”。还有台湾的电影也是这样。有一种“淡淡的忧伤”。所以我明白了所谓淡淡的忧伤就是温馨。不过现在的人越来越爱看温馨的这种了吧,不爱看苦难了。我才恍然大悟,一个时代已经过去了。我不是不爱伤感,我爱的是美学上的伤感。这种美学上的伤感是往往会造成所谓的“悲剧”。我是爱看悲剧的人,可是现在的孩子听见悲剧就退避三舍,他们的理由就是我已经受够年长的人逼逼他们多么苦了,我难道就不能有一点快乐吗?我想反驳,却有心无力,无话可说。

不光《编舟记》,很多日本的电影中存在“职人”精神,就是现在说烂了的“工匠精神”。这个工匠精神的前提是得爱干这个,别硬来。有人把工匠精神理解成一种奴性精神,老老实实听话,老老实实怎么着。一理解错就变成这样,工匠精神首先得有“敬”。对做的事情的一种敬意,所以才甘愿坐在这"熬"下去。外人看是苦,熬的人不觉得是苦。我不喜欢艺术家说自己苦,明明是你自己要干的,又没人逼着你,怎么就苦了呢?不光艺术家,有些搞科研的也说,科研苦啊!这种跟刚才说的一个道理。仔细想想,这个世界上有一件事是不苦的吗?所以“众生皆苦”。但是《编舟记》拍的不会让我觉得编辞典是苦差事,却让我觉得编辞典是一件平淡又温馨的事,甚至可以说是一件无比浪漫的事。


评论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写作的目的-----《风格感觉---21世纪写作指南》

最后的圣徒--亨利米勒

以不忤为宗---论茶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