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就是与死神共舞--《第七封印》

英格玛伯格曼这部片子啊,写成文字会更好吧。电影从来就不是艺术,哲学与宗教也不适合电影。听说中国电影学院教电影的,老是灌输一个观念,即“电影就是文学”。啊啊,电影跟文学无关,这个观念太害人了,电影本身就是一个商品,可惜是不能退货的商品,看进眼里了,也不能再抠出来。而且呢,电影还是一个技术。顶多,是戏剧的表现形式。没了。所以,那些认为,“电影就是生命”,“电影就是伟大”的导演或影评人,我以前可能会很敬佩,现在我有时候觉得挺可笑的。把电影当成艺术还会带来一个问题,教不出来好的电影人。因为这个“道不弘人”啊,不能说我今天跟斯皮尔伯格聊几句,我就成斯皮尔伯格了。所以呢,适当看低电影,不要当成文学来用。

如果把它当成文学来用,就会弄成一个大闷片,不好看。电影这种形式,天生的热爱色情与暴力,说的好听点叫“战火中的青春”。所以《第七封印》就是一个典型的文艺大闷片。所谓艺术片吧,其实换一种方式完全可以拍的不闷。我不了解伯格曼,我把《第七封印》当成他的“精神自传”,这片子里包含了他对宗教的希望,恐惧,绝望,怀疑,理解。而且这里面的设定也非常有意思,与死神下棋。有一个情景是骑士自以为能掌控棋局,死神说:“你的骑士被我吃掉了。”死神很得意,骑士更得意,“那就吃掉吧!”骑士以为放弃“骑士”这个棋子,跑去享受野草霉的芬芳就可以战胜死神。果真如此吗?骑士拼命的对耶稣木雕发问,说“我想知道上帝的秘密。”,木雕耶稣不说话,他找死神,以为死神知道,死神说:“我是无知的。”最后骑士一行人,除了那个马戏团一家人,都被死神拉走了,与死神在山上共舞。

我喜欢《第七封印》的这种“思想实验”,“与死神下棋”的思想实验,但是我觉得作为电影来说,这个思想实验应该换一种载体,不要拿电影来探讨严肃问题。这片子是瑞典的,瑞典人确实非常憨,从这个样貌就可以看出来,北欧民族下层人,的确憨的不得了。梵高有很多素描北欧人,一律憨的不行,从画中也看不出来这些“憨人”在干什么,北欧这种地方,的确适合这种“与死神下棋”的思想实验。

《圣经》启示录里写到,当羔羊(人类)揭开第七个封印的时候,最终审判(世界末日)就来到了。黑死病感染欧洲的时候,人们都以为是不是谁把封印给揭开了,上帝发怒了。对我来说,这部片子里我最喜欢的场景是一群教徒拖着耶稣木雕十字架,唱着圣歌,手里提着冒烟的东西,我也不知道那是是啥玩意,应该是熏东西的。这群人高唱圣歌,请耶稣怜悯,这种场景总是能打动我,因为人在困境的时候,神性与人性一起涌现出来。

所谓的宗教意识,诞生于困境,诞生于苦难。接受困境的人,浑然不知上帝,如马戏团一家,诘问上帝的人,如骑士,最终与死神共舞。艺术家啊,本来就是与死神共舞的人,不过在与死神共舞之前,先与死神下下棋吧。

评论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写作的目的-----《风格感觉---21世纪写作指南》

最后的圣徒--亨利米勒

以不忤为宗---论茶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