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作的目的-----《风格感觉---21世纪写作指南》

我们都会死,因此都是幸运儿。绝大多数人永不会死,因为他们从未出生。那些本有可能取代我的位置但事实上从未见过天日的人,数量多过阿拉伯的沙粒。那些从未出生的魂灵中,定然有超越济慈的诗人、比牛顿更卓越的科学家。DNA组合所允许的人类之数,远远超过曾活过的所有人数。你和我,尽管如此平凡,但仍从这概率低得令人眩晕的命运利齿下逃脱,来到世间。

这是科普作家Richard Dawkins的《解析彩虹》开篇第一段,在《风格感觉》这本书中作者帮我们分析了一下这几个句子。我们都会死,因此都是幸运儿,这句开头就有千钧之力,我们必然会死,照理说应该是一个令人悲伤的事实,但是为什么他却说我们都是幸运儿呢?第一句话的自相矛盾一下就把读者的目光聚焦在这篇文章上。我们看接下来作者的解释,他的意思是绝大多数人永不会死,死亡是坏事,但隐含着一件好事,即我们活过。许多人压根没有活过,他们或许伟大如牛顿,但是从没有见过天日。看到这里,我们明白了第一句的意思,我们的幸运来源于生命组合的偶然。数量多过阿拉伯的沙粒,这是一个恰当的比喻,让视觉出现在读者脑海里。从这概率低得令人眩晕的命运利齿下。这个将捕食者恐怖的大嘴带到眼前,使我们对活着更加心怀感激:我们得以存在,险险逃脱了致命的威胁,因为我们本不会出生的概率极高。好的写作能反转我们看世界的角度,扭转了我们对死亡的认知,让我们感激曾经活过,不惧怕死亡,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人没有死过。作者说他认识许多人要求在他们未来的葬礼上朗读这些话。

社交媒体不断刷新我们的焦虑感,其实现在的交流变的更加依赖文字。我不认为写作是可以教出来的,一直都这么认为。但是一些技术性的问题,写一些阐述自己的观点的非虚构性的文字,这本书对于读者来说还是有用的。我不能指望这本书能够教给人写出《战争与和平》,艺术你无法解释怎么做出来的,海明威说,作家要想写好,先得去上吊。

接下来请允许我试着总结我从这本书里学到的技术性问题:

  •  滥用小标题,写一堆“小结”之类的东西。这种写法像编写教材,说明书。这玩意是给作者看的,不是给读者看的,作者不能替读者去思考。
  •  自我意识过强,这叫作“知识的诅咒”,俗称掉书袋。这种伎俩是刚写作的作者经常性的毛病,以此来炫耀自己的学问,本质上是掩饰自己的无知。
  •  过多引用。弄的跟学术论文一样,只会让读者没有耐心。
  • 过度使用模糊词汇,比如“大概”什么的,真的不要这样做。这样写起来有点像日本人的毛病,俗称无病呻吟。
  •  过多使用陈词滥调。博尔赫斯说自己刚写作的时候也喜欢这样干,即使是伟大的作家也会犯这个毛病,一堆拗口的修辞,用罕见的生僻字。写作要朴实。
  •  过度使用抽象名词,玩这种抽象游戏是自作聪明,是一种自我沉溺。有时候我也喜欢这样做,喜欢玩概念。这是一种什么呢,这就像做数学一样,自己玩的挺嗨,读者会说你有病吧。这个毛病得改一改,有时候我看许知远的文字也喜欢这样做,我很喜欢许知远,所以他的自嗨我觉得挺好玩的。
  • 动词变成形容词,这样让句子看起来确实显得很客观。比较适用于学术写作,但是在《风格感觉》这本书里提倡的是古典风格的写作,这种东西让学者用吧。

写作给谁看,这是根本的问题。你写了总得有人看,除非是日记。既然作者要想跟读者交流或者是调情,必须放下身段坐下来,坦诚相待。每当我读到那些坦诚的文字,便觉如沐春风,像夏天的西瓜。博尔赫斯认为自己写的最好的书是《沙之书》,因为这篇小说没有那么多背景知识需要了解,任何人都很容易读懂。


《风格感觉》的作者列出来的几个写作毛病,是很多即使写了很长时间的人也会犯的。最后还是说一点,这本书教的技巧只适合非虚构写作,对于文学性和学术性较强的作者来说不适用。

评论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最后的圣徒--亨利米勒

以不忤为宗---论茶道